母亲入土为安已经有几天,是该写点什么来纪念她老人家了。用一句话来形容她这辈子,恐怕唯有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最贴切了。

母亲50年代出生在贫苦家庭,姊妹众多,排行老二。没有大姐大的威风,也不能享受弟弟妹妹的爱护,反而从小就要担当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,所以也深受姨妈们的喜欢。没怎么接受文化教育,只读过小学,读书的时候还要做农活补贴家用,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前的自然灾害,饿过饭,所以母亲对粮食特别珍惜和看重,哪怕现在家里屯的粮食,全家人吃3-5年都够,每年都要多多的种。后来和我爸认识,又经历了农村家庭的分家,靠他两人完全自力更生,几乎从无到有的建立起现在的老家,打小父母就经常给我数落他们这段艰辛的历史,除了满满的委屈也能感觉他们的骄傲和努力。

母亲命途多舛,在我刚入小学的时候,横遭车祸,货车从她身上拦腰碾过,多处骨折,医院躺2天不省人事,很多人都很难过和绝望的时候,母亲奇迹般的醒过来,我认为是她的坚强和对家庭的责任感造就了这个神话。从此母亲落下了残疾,不能使重力。可是厄运就是这么可恶,没过几年,母亲被查出患有风湿心脏病,一种多发在女性,中国农村普遍可见的慢性病,可能跟农村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劳累的工作有关。时值我和我哥读中学,正需要用钱,母亲为了我哥俩选择拖延,耽误了最佳的时机。特别是晚期的时候,一感冒就需要住院治疗,冬天的时候,手指僵硬得不能弯曲,走一点上坡路,都会喘半天气,难以表达的悲痛和愧疚。最终母亲没能战胜病魔,累倒在医院的病床上,前一天回去看望她,都还能说能笑,还扶着她去做了一次全面检查,等第二天结果,如果无大碍就准备出院接回家来着。第二天早上却接到哥哥的紧急电话,赶回去母亲已无意识,最终在我和哥哥的怀里走完了最后一程,思及此,泪泉涌动,恐怕终身都无法模糊这一幕。生命之坚,可力挽狂澜,生命之脆,不堪一击。

母亲把她的一辈子都奉献给了这个家庭,而当她的一双儿子正有能力反哺她的恩情的时候,她却没等到。母亲最盼望我能成家立业,希望能在她的注视下娶妻生子,却因为我的执拗,违背了她的心愿,此外,6月份刚把房子交接,她准备等到7月和侄儿一起来住几天,最终未能成行,恐怕是她老人家最大的遗憾。已矣,只希望对活着的人能更好些,目前最大的心愿是赶紧把爸爸接下来,让他早日脱离悲伤。

父母的伟大,不止含辛茹苦把我们养育成人,更值得敬佩的是,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教我们做人。我几乎继承了母亲的所有性格,倔强、付出先于收获、小气。因为倔强,小时候没少和母亲顶过嘴,也挨过不少揍,但更多造就了独立的性格,万事打破砂锅问到底对我现在的工作也有非常大的帮助。母亲对待人情,一般都是先奉真诚之心,如果别人回报以真情,母亲必定还以更多,而一旦有的人只希望获取,不希望付出,在母亲这里是绝对不受待见的,可能会记一辈子。也有人说母亲小气,不知变通,不能吃亏,所以不能和人扎堆,但我觉得无可厚非,朋友不一定要多,但一定要真。父母都没读过什么书,我哥高中文化,我是村上第一个大学生,除了说明父母对我们的辛勤付出,更能体现他们的开明之处。

儿未报母恩,是我目前最大的遗憾。传统家庭,从没过过母亲节,心底沉闷已久的那句“妈妈,我爱你”多想找人倾诉。

母亲走好,苦难不再缠绕,您将永存我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