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11点回家,接到个艰巨任务,到火车站接海哥。这个婶婶极男人。早7点,起床。7点办到达火车站。短信问海哥,到哪里了。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。我简直有哭着掐死他的冲动。

没事在广场闲逛,就想到了那句话,成群结队,成千上万,在动物界叫迁徙,在人类(特指在中国)叫春运。

现在还不算高峰期吧,但广场上已经有很多人在这里打地铺,篷头垢面这是最正常现象。

就想到了某猪的想法和做法本源没错,追求安逸生活,是人的本能呀。只是要把心态抱好啊,不能急进也不能懈怠。在此批评一下自己,出来工作后,心态一直不是很好。

看到旁边有家KFC,本打算进去等海哥,但想想自己和广场上的人有何异,甚至他们大部份人薪资比我高许多。(我是土货,把进入这些地方的人都当成高层人士,其实高层都不屑这些地方吧)

继续在广场看着或匆忙或无助的人群,仿佛在这里看到了人情的冷暖,眼前如一慕慕的胶片快放着。有很多锦衣卫在广场巡逻,肯定也有许多投机分子的存在。在此画圈圈诅咒他们。

谁知肚子闹革命,改变了我的想法,到KFC,结果排队的人不亚于车站旁边的五毛一次。这个破玩意,挣这么多钱,还只有一个蹲位。估计也因为上免费厕的太多了。

好吧,师兄来电话了,去掐他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