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理性思考

由“川妹子面馆”带来的思考

话说如果我上班或者加班,每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在公司解决的,遇到不加班或者放假的时候,吃饭就成了一个问题,比如今天吃晚饭的时候越想越苦逼,就把这个问题方面的想法都过了一遍,现在记录下来。介绍一下“川妹子面馆”的情况。

地理优势良好,装修一般,人员组成由老板2口子+女主嫂子+小工共4个。开业2月有余,主打川味面食和凉菜,近期开始做川菜小炒。其实打它开业,我心里就很疑惑,为什么要开一家川妹子面馆。

首先,深圳作为一个南方城市,面食不是这里的主食,而开业之前,旁边已经有了几家河南、陕西和东北的面馆,没有摸清市场就贸然行动;

其次,除了宜宾的燃面,四川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面食,我吃了几次面条后,更加否定了老板的手艺,用自己的短处来竞争,非常不明智;

然后,面馆所处位置在一个入口处,按道理房租应该多些,人流也应该比较理想,可是川妹子装修一般,手艺也一般,既然做不出精致的面馆,相比距离入口远一点的几家面积更小、装修更一般的北方面馆来说,无疑增加了自己的成本,明显的没有合理利用资源;

最后,当它开始提供川味小炒快餐后,作为一个只喜欢米饭的吃货,在吃了2次后觉得还不如我三脚猫的功夫做出来的,还不如它的面食,顿时心都寒了,连本当应该是自己长处的地方却是自己做得很烂的地方。

此外,如果说内在已经不行首先想到的是找外在来弥补的话,面馆的服务也只能是一般,我在想面馆估计是以跑堂大嫂来命名的,和小品中的川妹子一样,土气中还夹带这些笨拙,所以目睹客人坐下来点着单突然提起包走了的情况。如果这句话桑了很多川妹子的心,我表示罪过。

如果说以上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看法,面馆里面冷冷清清,与隔壁两家热闹场面成鲜明对比就是比较有说服力的证据,可笑更可怜的是,18:30,我是在里面的唯一一个顾客,跑堂大嫂正趴桌子睡觉,后面陆陆续续来了2个人,当我吃完,老板大哥正依着门外自行车抽着烟。

说实话,作为老乡,也最希望它火起来的,因为作为一个在四川生活了几年的重庆人,很希望经常吃到一些正宗的川菜,不必太考虑深圳气候温热辣椒燥火,因为周围比较火爆的中餐馆都提供湘菜,而周围方圆500m内都找不到一家川菜馆,如同沙县小吃一样开遍全国的川菜馆不愁找不到喜欢川菜的吃货,如果川菜小炒中夹带一些小火锅或者干锅类的菜就更好了。上面有遗漏一点,中餐和面条一起经营也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,因为据我观测面馆的操作间同时操作面条和炒菜非常不方便,所以人多时候他们索性给客人说没米饭了,劝客人吃面条。当然,这其中涉及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,店主不想放弃自己操刀的权利,个人建议当断则断,赶紧请一个手艺更好一点的厨子来,陷入越深,拔出越难。要充分利用资源做最高效的事。

这里跑题到此前经常去的另一家湘菜馆,店虽然偏僻,装修也差,可是老板手艺很好,价格很划算,生意也很好,但是店里就老板和老板娘2人,经常忙不过来,顾客抱怨速度慢,而老板娘经常把她还在读小学的儿子拉出来帮忙,小孩天生的玩性又经常惹她生气,最后的结果是,店里生意还是很好,老板娘和老板一整天都忙得不可开交,压力很大,小孩子经常被骂不高兴,而我也受不了老板娘在里面大喊大叫而不再去了。

如上这些也就说到这里了,没有直接给老板说,作为一个老乡,在那里没有得到任何的特殊待遇,连菜里面多要点辣椒都需要我事先特别申明,其实他们这样的方式搬到四川去做,可能无可厚非,但是在深圳这样一个快节奏的城市,要想做出点事情,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
回到自己,以上所说用一句话来总结,不打没有准备的仗,要合理利用资源,学会选择和放弃,放在工作和技术上同样适用

最后让我们一起来鄙视→_→右面那位同学,许久不更新不说,连我写的东东也不来看了。怪不得语言逻辑各种能力更不见长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2011.10.30更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一周前面馆以及歇业转租出去了,现在成了一家竹筒快餐饭,味道和价格是优势,大厨只有一个跟不上服务,另外就是竹筒是个噱头,取消为妙,生意比面馆好很多